您的位置 : 軟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言情 > 再見,前夫
再見,前夫

再見,前夫 云中飛燕 著

已完結 阮瀚宇木清竹

更新時間:2020-09-18 11:37:28
甜寵新書《再見,前夫》是云中飛燕所編寫的現言風格的小說,主角阮瀚宇木清竹,書中主要講述了:她曾愛他上癮,如愿嫁進豪門的她卻心如死灰,逃離去了美國。...
展開全部
推薦指數:
在線閱讀
章節預覽
章節目錄

“說吧,找我什么事?”阮瀚宇濃密英挺的劍眉微擰,慵懶隨意地坐在真皮沙發上,尊貴如王者,俊美絕倫的臉上毫無表情,冷冷地問道。

木清竹心底澀痛,她嘴角動了動,眸色暗沉,苦澀的說道:“我同意離婚?!?/p>

為了能有勇氣說出這句話,自從醫院出來后她就在不斷地說服自己。

阮瀚宇一怔,對她的回答很感意外,冰冷黝黑的俊眸微微瞇起,抬眼打量著她。

面前的女人穿著深V型露肩純白的雪紡短裙,腰身緊束,將她玲瓏有致的身材恰到好處地顯擺出來,長發隨意披在肩上,顯得漫不經心,臉上帶著恬靜的微笑。

一個談離婚的女人竟能如此鎮靜,還笑得燦爛,她是有多想擺脫他!

阮瀚宇墨曈里浮光跳躍,心里升起股怒火,臉上依然掛著冷冷的笑!

“木清竹,三年不見,長本事了,你把我阮瀚宇當什么了,你以為你想離就能離,我告訴你,晚了”他慢慢點了根雪茄,猛地吸了口,煙霧繚繞中,木清竹看不清他的表情!

什么時候他也開始抽煙了?木清竹暗暗心驚,以前的他從不抽煙,身上永遠是那種淡雅清香的薄荷味,讓她沉醉!

心底的痛漸漸蔓延開來,恍如針尖扎在心房上,密密匝匝的圍著她,可是一想到還躺在醫院里的媽媽,她迎著他的目光急切的問:“那你要怎樣才肯同意?”

“陪我一夜,我就同意?!彼阉敵闪耸裁??木清竹倒吸口涼氣,渾身一顫!

木清竹輕抿紅唇,像是下定了什么決心,“好,我答應你,不過,我要五千萬的賠償?!?/p>

果然是有備而來,而且胃口可不??!不就是想要錢嗎?那他就滿足她,看她還能玩出什么花樣。

阮瀚宇嘴角的寒意幽深,咬牙切齒的吐出兩個字:“成交”

他俊美的臉上多了幾分鄙夷與厭惡,空氣里流淌著不安與浮躁的氣氛。

阮瀚宇沉默著熄滅了煙頭,鷹隼的雙眼定格在她深V的衣裙里面那條深深的溝里。

這個女人離開他三年了,這三年里她到底跟了多少男人,到底要有多饑渴?今日竟然穿成這樣來勾引他,為了錢,真的厚顏無恥到了這個地步么?

心頭怒火如同噴涌的巖漿,陰冷的眼里射出來的是燒紅的刀子,可體內卻夾雜著一股濃濃的邪火,讓他口干舌燥,渾身躁熱!

似乎自見到她起,這股邪火就開始暗流涌動了!

阮瀚宇額角的青筋跳了下,冷冷一笑,朝她勾了勾手指。

木清竹忍住羞辱,略微走近一步,臉上掛著一如既往的淺笑,嫵媚而又迷人!

阮瀚宇鷹兀的雙眼夾著火辣的目光注視著她,就在剛才一瞬,他似乎看到了一個悲哀無助的小女人,心里竟會莫名的痛了下,這是怎么了?

一定是幻覺,他怎么可能憐惜這樣的女人?

木清竹從他黢黑冰冷的眸里瞧到了自己眼中的那絲膽怯!三年了,他對她的恨更重了!

心跳得厲害,這一刻,她很想轉身就跑,可這個念頭只在腦海里閃了下就被她否定了!

“取悅我?!比铄畹穆曇衾鋮柖缘?,他斜靠在沙發上,頭微微昂著,微微松開了領口,渾身冷漠得不近人情。

取悅?木清竹有點不知所措!

結婚這么多年,他喜怒無常,對她冷若冰霜,他們之間的婚姻早已名存實亡!如果不是結婚那晚他喝醉了……

“怎么,想反悔?那就請你出去吧!”看到木清竹站著沒動,男人冷冷的說道。

死就死!木清竹牙齒一咬,臉脹得通紅,猛地俯身捧起他的唇就啃下去。

她的紅唇貼著他冰冷的唇,帶著淡淡的清香,阮瀚宇有片刻失神。

這是結婚以來她第一次主動吻他,可這哪里是吻?分明就是在啃骨頭,想起她在裝清純,他只覺一股無名的怒火襲上心來。猛地將頭一偏,木清竹的吻落空了,腳下一滑,整個人跌入他的懷里。

男人有力的大手迅速扯掉了她身上的衣裙。

潔白瑩潤的肌膚,凹凸有致的曲線,呈現在他面前,帶著致命的誘惑!

“這可是你自己愿意的?!比铄钭旖青咧淅涞男?,猛地俯下頭吻上去!

她的美好,早在那個夜晚他就領教過了,只是,越是美麗的女人,越善于偽裝,他十分討厭!更不會對她有任何憐惜!

干澀的痛很快就穿透了木清竹的身體,她的心很痛很痛!曾經,她迷戀著他??伤麑λ?,只有冷漠和粗暴。

這一夜只是一場交易!木清竹很清楚!

既然有些東西必定要付出,那就快樂點吧,因此她痛并快樂著!更何況,面前的男人還是她一直深愛著的!

當迷糊的意識漸漸蘇醒時,已是凌晨了,木清竹渾身撕裂般的疼痛!

她哆嗦著爬起來穿戴整齊,疼痛讓她皺起了眉,可臉上卻笑若桃花,在美國打拼三年了,她早就練就了能屈能伸的性格!

木清竹有一雙晶亮的眸子,明凈清澈,笑起來眉眼彎彎,讓人不得不驚嘆她清雅靈秀的光芒。

就像現在,她家破人亡,甚至與她曾經深愛過的男人逢場作戲,她也是笑得從容自若。

阮瀚宇正站在落地窗前,淡黃色的光圈映在他身上,修長挺拔的背影略顯落寞,目光深沉而冷漠!

“我可以走了吧!”木清竹神情冷冽,一字一句地朝著阮瀚宇說道。

剛走幾步,又掉過頭來,揚起手中的支票,朝著正面無表情注視著她的阮瀚宇淡淡一笑道:“再見,前夫!”

木清竹優雅地朝他揮揮手,輕飄飄地走了。

阮瀚宇的身子有些僵硬,目光陰沉得快要滴出水來!

小說《再見,前夫》   第一章再見,前夫 試讀結束。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重庆时时开奖直播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