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軟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言情 > 首席攻婚N次方
首席攻婚N次方

首席攻婚N次方 藤藤菜 著

連載中 江暖傅呈

更新時間:2020-09-18 15:07:55
《首席攻婚N次方》是由作者藤藤菜所著的一本現言類型的小說,人物真實生動,情節描寫細膩,快來閱讀吧?!妒紫セ镹次方》精彩節選:哐!”一個飯盆突然砸在江暖的腦袋上,疼痛之余,身子也不由自主的瑟縮了一下。江暖褐色眼眸中閃過一絲恐懼,臉色變得更加蒼白。不知所措的弓著腰站起了身子,她手中穿鞋的動作也停了下來,手指絞在一起,骨節都泛了白。紅了眼眶,江暖轉身看向對自己扔了飯盆的人,心里委屈的厲害,可囁嚅了半天,才從嘴里小聲的吐出一句話來?!皨?,你有事好好說行不行?”...
展開全部
推薦指數:
在線閱讀
章節預覽
章節目錄

馬笛芮看到她與自己那張神似的臉,心中升起一陣暖意,在看向江暖時,嘴角卻掛起一抹嘲笑:“一句不知道就可以了嗎?傅家選了你這種人當少奶奶,簡直是奇恥大辱?!?/p>

江南蹲在地上看到那個碎了的花瓶,一時間十分著急,她已經欠傅家太多了,這花瓶看起來價值不菲。

“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。剛剛真的不是我撞到你的,是你自己沒有拿穩花瓶才碎了的?!?/p>

江暖嘗試著解釋,表情快要哭出來。

“就憑你也能當上傅太太?禮儀社交你會嗎?插花樂器更是一竅不通。如果不是因為你長的像我,就憑你也配接近阿呈?”

江暖從來沒有被人貶低過,當即抬抬起頭嚴重閃過倔強:“是傅爺爺讓我來的,不是我要接近傅呈,是傅章去我家邀請我來到傅家?!?/p>

馬笛芮冷笑了一聲,整理了一下自己精致的妝容:“你這種拜金女我見的多了,不過就是借著輸血的名義,想賴在傅家不走。剛剛那個花瓶是乾隆年間的。也不值什么錢也就三千萬吧?!?/p>

“什么,三千萬?你欺人太甚?!?/p>

“那你就離開阿呈?!?/p>

“我……”

離開傅呈嗎?要她離開傅呈,她怎么舍的,她迫切希望傅呈,她現在的丈夫忽然出現在她面前,可這是不可能的。

就在這時走廊里走出來一個中年婦女,這中年婦女將頭發盤了起來,眼角眉梢都是精明,直接走過來說道:“少奶奶,原來你在這里害得石姨好找?!?/p>

石姨是傅家的管家,在傅家已經干了二十幾年。

石姨蹲了下來:“少奶奶您不必如此只不過是些碎瓷片。我一會叫下人來掃走。您要時刻記住您是傅家的少奶奶,是金枝玉葉。

就算這位馬小姐身份在尊貴,也不過是客人,客人就是外人?!?/p>

江暖和石姨站到了一起,看著眼前這個不講理的女人。

馬芮苗冷笑出聲:“石姨,當初我和阿呈在一起的時候,你對我可不是這個態度。

我還經常吃石姨做的菜。還記得小時候我和阿呈經常在傅家老宅的草坪上捉迷藏,石姨你女兒生病住院的時候還是住在我們家的醫院?!?/p>

收拾碎瓷片的手,猛然間劃了一道口子。

“石姨…”江暖小心的從包里掏出一個創可貼,認真的包扎好。

江暖:“你太過分了。你是故意的!”

卻聽到馬芮苗說道:“我就是故意的。雖說乾隆纏枝花瓶對我們馬家來說不算什么,但是這是用來賀喜的瓷器,你打碎了我的瓷器,等于打碎了我馬家的面子?!?/p>

而此時就聽到一陣對講機的聲音,出現在這宴會廳的走廊里,就看到傅章帶著兩隊保鏢走了,過來說道:“少奶奶?!?/p>

江暖聲音哽咽:“傅章……”

傅章揉了揉眉心:“馬小姐,我都不知道什么時候我們傅家的面子需要你們馬家來給?!?/p>

馬芮苗哼了一聲,隨后離開。

江暖看到石姨還站在原地江南走了過去,臉上掛著歉意說道:“石姨對不起,剛剛都是我連累了你?!?/p>

后者眼中閃過慈愛的光,搖了搖頭說道:“少奶奶,你不用和我道歉。少爺沒有醒,若是少爺醒過來的話……”

說到這里戛然而止。江暖只覺得這些日子委屈噴涌而出,晶瑩的淚珠憋在眼眶,始終沒有落下。

傅章將頭轉向江暖,絲毫不帶感情的說道:“少奶奶,老爺子有請?!?/p>

此時傅家老宅的書房,傅老爺子穿著一身紅色的唐裝,坐在上首,手拄著玉龍頭拐杖。

“爺爺?!?。

“孩子,這些日子發生的事,讓你很委屈?你想離開傅家,但是你喜歡阿呈,爺爺說的對不對?”

江暖垂下了頭,眼繭像蝴蝶似的撲朔。

傅國生嘆了一口氣。

“今天你在馬小姐面前認輸了。并不是不如馬小姐,而是你本身不強大,沒有底氣和別人硬碰硬,所以你把希望寄托在別人哪里。

你委屈是因為你覺得你嫁進了顧家,在你受到侮辱的時候,阿呈沒有站出來?!?/p>

“爺爺,我不是……”江暖哭了出來,用袖子擦淚。

傅國生:“江暖,你要知道你嫁的就是一個活死人,他有可能永遠都醒不過來?!?/p>

“爺爺,不要說下去了,不要再說了?!?/p>

江暖從心底不相信傅呈無法醒過來……他是她一個人的,就算爺爺也不可以說你無法醒來。

“你要的傅家給不了,傅章送江暖離開?!?/p>

江暖淚如泉涌,抱住傅老爺子的腳。

“爺爺我錯了,請你教我,我要在傅家生存下去”

傅國生年老的臉上閃過一道欣慰,手指摸索了一下玉龍頭拐杖,隨后說道:“傅章你退下吧,孩子你起來。有些東西我不能教你,只能靠你自己去學習。

首先你要學會掌管傅家的生意,傅呈的生意包括白黑,但是不需要你打理,你只需要經營明面上的生意。

孩子,你的第一課就是學習金融!你并不比馬家的小姐差,可是馬小姐確實有過人之處,比如上層階級會的禮儀,插花舞蹈這些就是差距,是你要學習的第二課?!?/p>

“爺爺,您為什么要和我說這些?”

傅國生只一笑,門口傅章拉開了書房的門說道:“少奶奶,老爺子要休息了?!?/p>

從書房出去之后江暖的腳步都輕松了許多,這是她從來沒有接觸過的層面也是她不敢想象的,她喜歡這一切。

之前碰到馬芮苗的那口惡氣也隨之消散。江暖快回到房間之后心想敲門,又在心中暗笑自己矯情。

“今天我在訂婚宴上遇到了你的青梅竹馬。我很生氣,我想對馬小姐動手,因為她說小時候在傅家和你一起捉迷藏,我好像嫉妒了。

馬小姐的樣子趾高氣揚,可明明我才是傅太太。傅呈,傅爺爺已經替你決定讓我嫁到傅家,你醒來會不會不喜歡我,喜歡馬小姐?”

江暖說到這里是有些困意,打了個哈欠,隨后窩在傅呈的懷里。

同一時間。床上的人緩緩睜開了眼睛,仔細的盯著,似乎要將身邊的人的樣子刻進腦海里。

“我不喜歡馬小姐,你是小孩子么?還和我告狀,暖暖你要學會長大?!?/p>

小說《首席攻婚N次方》 第6章 宴會示威 試讀結束。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重庆时时开奖直播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