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軟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重生 > 將軍府唯一千金抓周抓住邪王不撒手
將軍府唯一千金抓周抓住邪王不撒手

將軍府唯一千金抓周抓住邪王不撒手 風吹小白菜 著

連載中 南寶衣蕭弈

更新時間:2020-10-10 13:42:16
《將軍府唯一千金抓周抓住邪王不撒手》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說,小說的作者是風吹小白菜,主角是南寶衣蕭弈,小說主要講述的是:南寶衣自幼錦衣玉食嬌養長大,沒想到所嫁非人,落了個家破人亡的凄慘下場。重活一世,她咬著小手帕,暗搓搓盯上了府里那位卑賤落魄的養子。只有她知道,看似落魄的少年,終將前程錦繡,權傾天下。她一改嬌蠻跋扈,對未來的權臣溫順謙卑百般奉承,可惜他如高嶺之花,始終對她愛答不理。她終于心灰意冷打算另抱大腿,那兇名赫赫的權臣,突然雷厲風行地廢了她選中的夫君,還倚在繡榻上,慵懶地朝她伸出腿,“嬌嬌過來,二哥給你抱……”【1v1,雙潔,甜寵】...
展開全部
推薦指數:
跳轉閱讀
章節預覽
章節目錄

小姑娘乖巧地撒著嬌,甜甜糯糯的聲音令人心軟。

蕭弈道:“真想洗心革面,重新做人?”

南寶衣:“……”

這話聽著怎么那么別扭呢,弄得她好像剛從監獄里放出來的似的。

但她還是溫順地點點頭,“想的!”

她隨蕭弈踏進朝聞院,聽見少年聲音清潤涼?。?/p>

“‘朝聞道,夕死可矣’,是指當我們弄清楚了人生的真理和信仰之后,親身為了它們去實踐,死亦無憾。比如那些以國家為信仰的仁人志士,他們在國家生死存亡之際不惜拋頭顱灑熱血,這便是‘朝聞道,夕死可矣’?!?/p>

南寶衣仰頭看他。

少年側顏白皙俊美,尚還帶著稚嫩。

她記得前世蕭弈屢屢為國出征,比朝堂上那些只會罵這個罵那個的大臣好多了,但卻因為赫赫戰功總是引來他們的嫉妒和陷害,甚至連百姓都說帝師是個權傾朝野的大奸臣。

鬧得最兇的一次,是蕭弈乘馬車行駛在大街上,那些百姓半是被人煽動半是出于內心,竟然朝馬車扔爛菜葉子臭雞蛋。

可是他們卻不想想,天底下,哪有奸臣愿意舍命保家衛國的?

她突然想到該怎么回報他了。

等她長大,她愿用前世積攢的朝堂機密,為他鋪就一條名利雙收的錦繡大道,要他萬人敬仰,青史留名!

朝聞院景致極美,處處亭臺樓閣假山流水,鳥語花香燕舞鶯歌。

南寶衣圍著蕭弈嘰嘰喳喳,像是活潑的小蝴蝶。

兩名黑衣暗衛躲在路邊兒樹梢上,好奇地目送他們遠去。

名叫十苦的暗衛首領忍不住碎碎念,“主子從來不近女色的,不過五姑娘畢竟是妹妹,情有可原,情有可原……”

瞄到流水般抬進來的嫁妝,他又道:“十言,五姑娘的嫁妝就這么抬進門了,你覺不覺得像是主子娶親?怪有意思的?!?/p>

十言認真地捧著書,“噓,別打攪我做學問?!?/p>

十苦頭疼地瞪他一眼。

身邊有個安靜如雞的書呆子,連八卦都聊不起來,好煩??!

南寶衣把錦衣閣的匾額也帶來了,命小廝掛到自己居住的繡樓外,才歡歡喜喜地拎著裙裾進了樓。

樓里布置得精致名貴,還熏了上好的香。

她轉了一圈,又想去書房瞅瞅。

朝聞院的書房很大,足夠她和蕭弈共同使用。

她進去時,蕭弈已經坐在窗邊大案上翻看游記。

她不敢打攪他,在對面書案后坐了,輕手輕腳地鋪開筆墨紙硯。

從懷里掏出嘗心送給她的信箋,她盯著白紙黑字犯了愁。

紙上要求轉寄七封給親近的人,否則就會家破人亡最愛之人死于非命。

正所謂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,她猶猶豫豫地提筆,直到墨珠從筆尖滴落,才認真寫下第一個字。

她耍了個小心眼,只抄謄那首詩,并沒有把后面的詛咒寫進信里。

這樣一來,就算別人收到信,也不會像她這般犯愁啦!

……

就在南寶衣認真寫信時,南胭拎著食盒去前院,找到了南廣。

她取出食盒里的點心,紅著眼睛道:“連累爹爹被祖母訓斥,胭兒心里過意不去,特意為您做了些蓮蓉酥餅?!?/p>

南廣望著精致可愛的糕點,心里一陣泛熱,“胭兒,你是個好的。那件事本來就是你祖母和嬌嬌做得不對,你不要自責?!?/p>

“您不怪我就好……可惜我福薄,不像妹妹手頭闊綽,我只能親手做些點心孝敬您。如果我也像妹妹那般隨手就能掏出一千兩,一定送給您喝茶?!?/p>

“唉,你提起銀子,為父心里就鬧得慌??!”南廣痛苦地搖搖頭,“你說為父也是府里的正經老爺,憑什么他們都那么闊綽,為父就過得辛苦寒酸呢?嬌嬌也是,明明那么有錢,也不知道拿些銀子孝敬我,竟然給蕭弈那個賤種買什么硯臺,真是糟蹋銀子!”

南胭在他身邊坐下,“她是您的親女兒,只要您主動開口,她肯定愿意給您銀子。說起來,今兒搬家時我看見她有好多好多嫁妝,可見她不缺銀子?!?/p>

提起嫁妝,南廣眼前一亮。

南胭壓了壓上翹的嘴角,繼續道:“聽說爹爹的原配夫人出身富貴,嫁妝十分豐厚。妹妹年幼,說不定會在別人的挑唆下胡亂揮霍嫁妝,您該替她照管才是?!?/p>

南廣心里的小算盤打得嗖嗖飛快。

宋氏的嫁妝里有許多商鋪地契,好好打理,每個月能得不少利息分紅呢。

只要他把嫁妝拿到手,光靠分紅就能過得十分滋潤!

他一張臉笑開了花,“胭兒持家有道溫柔賢惠,將來真不知道誰有福氣,能娶咱們胭兒為妻?!?/p>

南胭靦腆地笑笑,眼睛里卻閃爍起淚花。

南廣連忙拿帕子給她擦眼淚,“好端端的怎么哭了?”

南胭哭得非??蓱z,“爹爹,我今年十三歲了,已經是可以議親的年紀??墒敲妹糜心敲炊嗉迠y,我卻什么都沒有,所以心里難受……要是我能有她一半的嫁妝,我就很歡喜了呢,將來也更方便孝順您?!?/p>

“這有什么?”南廣親昵地摸了摸她的腦袋,“你和嬌嬌都是我女兒,她有的你自然也會有。你甭著急,我這就去朝聞院找她,叫她分一半嫁妝給你。別哭了啊,乖!”

朝聞院。

南寶衣揣著七封信,放了一封在蕭弈書案上。

蕭弈抬眸。

南寶衣心虛地眨了眨眼,“我近日書法很有進步,因此謄寫了一首詩,叫二哥哥欣賞欣賞我的墨寶……”

蕭弈冷著臉拆開信。

呵,這字丑的,跟雞扒的真沒區別。

“見字如人,一手好的書法,對人大有裨益?!彼谅?,“南寶衣,你的字很丑?!?/p>

南寶衣抿了抿嘴,“二哥哥,跟女孩子說話要婉轉溫柔,指出他人缺點時更要婉轉溫柔。你這樣,將來討不到媳婦的?!?/p>

“再說一遍?!?/p>

“二哥哥,我覺得你剛剛說得很對,我的字確實寫的很丑?!?/p>

“喲,你們倆這是在討論什么呀?什么丑不丑的?”

威嚴的聲音忽然響起。

南寶衣望去,她的便宜老爹正背著手跨進門檻。

,

南三爺(理直氣壯地叉腰):我不僅覬覦我娘的銀子,我還覬覦我女兒的嫁妝,我還是個寶寶!

小說《將軍府唯一千金抓周抓住邪王不撒手》 第14章 該怎么回報他 試讀結束。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重庆时时开奖直播网址